水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克里米亚银行劫仍未痊愈

发布时间:2020-07-13 16:09:50 阅读: 来源:水箱厂家

阿雷·博雅斯基供职于一家俄罗斯公司。今年5月底,他前往克里米亚共和国首府辛菲罗波尔出差。一下飞机,阿雷就遇到了麻烦。

在机场的货币兑换处,阿雷要求兑换一些钱。兑换处的工作人员双手一摊:“我们已经不和银行对接了。机场里的ATM机也不好使了,没一个提得了现金。”

阿雷抱着侥幸的态度,试了试身边几个ATM机。果然,当阿雷把银行卡插进去时,不到几秒钟又把卡吐了出来。

此时的克里米亚,离3月16日的全民公投刚刚过去2个多月。看似笼罩在平静之中的大街小巷,正在经历改旗易帜后的第一波劫难:银行劫。

12月初,阿雷已经回国半年了。他以为只是一时之乱的银行劫,到现在依然一团糟:当地银行关闭了十几家;居民仍在四处奔波要债;乌克兰银行把俄罗斯告上法庭;俄罗斯则直接暗示当地居民和乌克兰银行“一刀两断”。

本报记者同时了解到,乌克兰国内的银行系统也陷入了困境。根据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的通告,截至2014年10月10日,乌克兰境内已有26家银行破产。

驻乌克兰使馆经商参处一位工作人员特意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乌克兰银行陷入困境,有个大环境不应忽略,“就是今年2月以来乌央行放开外汇汇率灵活性,导致外汇市场的大幅波动”。

驻乌使馆经商参处还在网站上发布通告,提醒“中资企业注意规避风险”。不过,就记者“是否有中资企业受到影响”的问题,上述工作人员表示:“不便回答。”

居民要钱

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之前,大约有20家乌克兰银行在这个黑海半岛上开设分支,数量多达1022家。克里米亚入俄,这些银行也难逃“改旗易帜”的命运。

安德鲁·帕西是乌克兰国有银行阿厦得银行(Oschad Bank)管理委员会主席。克里米亚公投时,该行在克里米亚有不到300家分行。“有天傍晚,我们的银行还开得好好的。”帕西说,“到第二天早上,俄罗斯人来了。他们把银行名字改成RNCB(俄罗斯国家商业银行),这样就算一家‘新’银行了。”据媒体报道,像RNCB这样“鸠占鹊巢”的俄罗斯银行,大约有30多家。

不过,最大的受害者还是当地居民。每天,辛菲罗波尔政府办事处门口总有进进出出的民众,手握银行记录,想讨个说法。

来自Yevpatoria地区的米哈伊尔·安德鲁挪亚夫妇四年多来一直在攒钱买房。他们把工资存在乌克兰最大的商业银行普瑞瓦特银行(Privat Bank)账户里。到2014年,他们已经存了26万格里夫纳(乌克兰货币),准备要买房子了。不料,3月份,米哈伊尔的账户突然被冻结。他向银行求助,得到的回答是:他可以搬到乌克兰,到社会政策部注册,在那儿领一张“临时迁移证”。“这算什么选择!”米哈伊尔有点气愤:“我的家在克里米亚。我可不想搬去别的地方。”

来自辛菲罗波尔的安德鲁·佐托夫在乌克兰的农业信用银行(Credit Agricole Bank)有一个5000美元的账户。公投前一个星期,他到银行柜台询问,对方工作人员说:“别慌,我们的业务不会受到影响。”一个月后,安德鲁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通知他该银行的克里米亚分行即将关闭。

“还好,我把钱提出来了。”安德鲁说,“不过到手的是格里夫纳而不是美元,而且每天最多只能拿1500美元。”为了拿回存款,安德鲁每天到银行门口排上几小时的队,排了整整一星期。

像安德鲁和米哈伊尔夫妇这样的例子,在公投后的克里米亚半岛上,至今仍随处可见。

鼓励搬家

克里米亚银行系统陷入混乱后,乌克兰银行各有对策。有的银行提出,为搬到乌克兰其他地方居住的克里米亚储户提供政策便利。

优卡格拉斯银行(Ukrgas Bank)就提出,家住克里米亚的储户可以到乌克兰其他地区的分行行点提取存款。到今年8月,该行的克里米亚储户已经提走了80%的账户金额。

普瑞瓦特银行的政策则不那么人性化。这家在克里米亚地区拥有32万储户的乌克兰大银行,为保安全冻结了所有的当地账户。储户只有搬到乌克兰其他地区定居,才能拿回一部分钱。

普瑞瓦特银行主席杜博磊对外透露,普瑞瓦特正在请律师和俄罗斯政府打官司。“俄罗斯从我们的分行保险箱和ATM机里抢走了大量金钱。”杜博磊说:“被抢走的资产和现金总价值大概有20亿。我们正在考虑打官司。在法庭解决这些事情之前,只好委屈克里米亚的储户等一等了。”

贷款方面,乌克兰银行的策略也各有不同。有的银行,如普瑞瓦特,继续收取利息;有的银行比如阿厦得银行没这样做。“我们能够体谅借款者的处境。”阿厦得银行说。

本报记者从乌克兰央行网站了解到,乌克兰国家银行于11月19日通过一项决议。被迫流离失所的克里米亚居民,如果在原地(克里米亚)有资产,可免贷款利息。该决议称,免息政策是为了“减轻克里米亚地区被占领一事对银行、债权人的负面影响”。

不过,据路透社报道,许多克里米亚居民并不买乌克兰银行的账。“居民们指责乌克兰银行和基辅政府偷了他们的钱。”该报道称,这都归功于俄罗斯的“Propoganda War”(宣传大战)。

普京“补刀”

今年4月,在一档电视直播节目中,普京被安排回答观众提问。他抽到的问题正好来自一位克里米亚居民。“请问总统,”该居民问:“我向普瑞瓦特银行贷款租了一辆车。现在克里米亚的普瑞瓦特银行已经不运行了。我应该怎么办呢?”

普京读完微微一笑:“别紧张,继续开你的车。”

会后,普京的发言人帕斯科夫解释了普京的讲话。“他的意思是:你都找不到银行了,你付钱给谁呢?”

普京的建议立刻起效。节目播出后,成千上万克里米亚居民停止向普瑞瓦特等乌克兰银行还贷款。对此,杜博磊非常气愤:“如果国家的统治者说不用还钱,还有谁会还钱呢?”

除了普瑞瓦特,其他乌克兰银行也损失不小。阿厦得银行主席帕尼称,该银行在克里米亚地区发放了5亿贷款,“99.99%都拖欠着”。

据乌克兰央行统计,克里米亚入俄时,乌克兰银行在当地发放的贷款达18亿美元。这些钱能收回来多少,乌克兰银行家们心知肚明。

乌克兰国家银行副总裁帕沙卢克称,乌克兰国家银行已经和俄罗斯央行展开对话,对方也有意向归还一部分现金。在他看来,俄罗斯人是造成混乱局面的罪魁祸首。“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俄罗斯人买单,包括赔偿乌克兰银行的损失。”

两头要债

除了向乌克兰银行讨债,克里米亚居民还有第二个选择。俄罗斯接管克里米亚后,成立了一个名叫“储户保护基金”的组织。

该组织将吞并的部分乌克兰银行资产发还给当地储户。该基金负责人称,截至11月6日,他们已经向19万当地储户发放了5亿美元的现金。

新上台的克里米亚副总理叶金尼亚·芭芙吉娜向媒体透露,该基金的赔偿金额是有限制的。每个账户的赔偿金额上限为1.5万美元。

不过,许多事例证明,储户保护基金也缺钱。一位名叫波普帝罗娃的退休工人向储户保护基金求助时,就被告知,除非她延长存期,否则一分钱赔偿金也拿不到。

芭芙吉娜则表示,俄罗斯方还是希望能还清当地储户的钱,但是他们的首要任务是把乌克兰银行的资产卖掉。她还代表克里米亚政府,号召当地借款人把钱还给储户保护基金,而不是乌克兰银行。“我相信克里米亚的居民会这样做的。”她说:“这里的人民一向正派,而且做事积极。”

帕沙卢克则透露,有些克里米亚储户既向银行催债,又向基金伸手。“我们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这样干。”他表示,“但这样的案例不在少数。” (记者 陈净 实习生 谢隽)

随州西装定制

滨州设计工作服

枣庄订做西服

昭通工作服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