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航运业迷航银行压力山大

发布时间:2020-03-26 17:46:19 阅读: 来源:水箱厂家

一顶“A股亏损王”的大帽子让中国远洋成为众矢之的。掌舵人魏家福很“委屈”,一再表示可以扭亏的决心,但已无法阻止中国远洋滑入退市窘境。从盈利近70亿元到连年巨亏面临退市风险,中国远洋只用了不到3年时间,公司股价从2007年回归A股后的近70元/股下跌至如今的不足4元/股。

航运业“委屈”者不在少数,ST油运、长航凤凰亦巨亏,接连披星戴帽。长航凤凰日前公告称,由于航运市场持续低迷,公司严重亏损,资金极度紧张,致使公司已到期的贷款本金和利息未能如期偿付。

市场猜测,一纸公告或许成为航运业信贷风险的引爆点,航运业的低迷殃及银行在所难免。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徐明东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近期可能会对相关银行或者说涉事分行产生局部性影响,但是对中国银行业整体来说影响不太大。”

航运业资产负债率超红线

两年亏损200亿元,中国远洋2013年蝉联A股亏损王。

“全球航运业大势如此,有人却单单拿中国远洋开刀,居心不良。”尽管魏家福所言有开脱之嫌,航运业八成以上企业亏损确是事实。随着2012年年报的相继公布,航运企业整体数据并不好看,航运业春天尚未到来。

“现在从大的市场背景来看,航运虽然是一个逐步复苏的过程,但是出现大的盈利的可能性不大。”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国际航运研究室副主任张永锋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表示。

中国远洋2012年报显示,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达-52.99亿元,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92.50亿元。资产负债率更是高达74.76%,这一项指标在去年和前年分别为68.13%和58.76%。最新季报显示,中国远洋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94.54,比年报公布的数据又多增近2亿元。其中,中国银行(香港)一笔3.5亿元贷款将于2013年6月25日到期;农业银行上海分行一笔6.28亿元的贷款将于2013年12月8日到期。截至3月31日,中国远洋应付利息便高达8亿元,应付票据也超过8亿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对于航运企业来说,资产负债率超过60%,银行就会收紧信贷。据记者统计,除开中国远洋,上市航运即港口企业中,资产负债率超过60%的有近10家。

其中,长航凤凰的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110.89%。公司4月11日发布公告,截至2013年4月9日,公司(包括公司控股子公司长江交科)共有逾期的贷款本息合计4.476亿元,涉及本次逾期贷款的银行和金融机构有7家,其中涉及交通银行的逾期贷款近3亿元。而ST油运资产负债率高达81%,公司经营现金流已连续多个季度为负数,其短期借款高达29亿元。

银行被中国远洋“绑架”

银行最关心的还是企业能不能按时还钱?航运公司现在的盈利状况,让市场对于其偿还债务的能力产生了诸多怀疑,这样的怀疑无疑会影响到接下来整个航运行业再融资。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远洋巨亏却继续拿到银行贷款。中国远洋年报显示,公司2013年已获中国银行、国开行、农业银行、华夏银行(600015,股吧)、花旗银行、星展银行总计达12.6亿元的借款,并最新签订了36.65亿元授信协议,其中,仅招商银行(600036,股吧)就给予ST远洋35亿元、期限两年的综合授信。

巨亏之下,银行依然趋之若鹜,与其经营理念有一定关联。中国远洋向来是现金为王,在“断臂”出售中远物流之后,货币资金已经超过500亿元。然而也有媒体质疑这是中国银行等被航运企业捆绑的迹象。

在徐明东看来,“中国远洋这样的国企,即使是出现亏损以及资金链问题,也不意味着短期内会出现资金链完全断裂的局面。对于国企来说,就算企业化了之后,政府的隐性担保还是存在的。国企会把现在存在的问题往后拖,以后可能会找到办法来解决,从长远来看,银行可能会觉得给企业贷款有问题,但也不至于慌张。”

尽管银行不完全是被航运企业所制,但有些进退两难确实无误。“银行继续贷款也存在这样一种可能,借新款还旧款,从操作上来说可以滚动着走,不至于出现确定的违约以及坏账问题。”徐明东解释,“给你新的贷款,你来还掉旧的贷款,本质上是一样的,但是新的款就按照新的流程在做了。至少从账面上来看,没有出现违约。时间延长,可以把这些问题拖到以后再解决。”

银行信贷松与紧两难

中国远洋家底厚实,然而其他航运企业并没有这样的底蕴,银行岂肯“就范”。

“现在市场环境比较差,航企还款压力确实比较大。从目前的经营情况,很多企业难以盈利。”张永锋表示,“航运现在从银行拿钱比较困难,未来压力也比较大。主要银行可能也不太愿意把钱贷给航企,觉得风险比较大。”

张永锋对于航运企业再融资表示担忧:“一直以来,航运融资的大头都是银行,最近几年可能其他融资方式也在发展,但由于制度限制问题,其他融资方式比例并不是很高。对于航运整体而言,现金流比较短缺,如果信贷进一步收紧,航运业融资需求会有影响。”

去年7月,交通银行公司机构业务部副总经理金旗曾指出,交通银行三年在航运上面的投入增长量达到60%,而中国银行在这一部分的数据也达到了30%以上。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5月9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航运在各家银行的贷款占比并没有一个很明确的数据,但是并不太高。因为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商业银行已经非常谨慎。这两年整个行业还是没有上来,“因为比例很小,影响是有一点,但不会大。”

数据显示,中国银行3月末集团不良贷款总额663.97亿元,不良贷款率0.91%,比上年末下降0.04个百分点;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244.24%,比上年末提高7.94个百分点。存贷比为71.47%,与上年末相比也略有下降。

“航运对银行的影响远没有钢贸那么严重。一方面是规模以及范围都比较小,一方面是贷款性质有差异。”徐明东说。

银屑病轻度的图片哈尔滨专家给你解答

抑郁症不及时治疗后果

慢性前列腺炎的发病原因比较复杂吗

乳腺增生怎么按摩有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