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个奶牛村的奶价博弈【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4:12:01 阅读: 来源:水箱厂家

奶价由市场决定还是市长决定?答案毫无疑问是市场。但是记者近日在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额尔古纳市采访时却发现,市场和市长对奶价的影响都相当大。

2005年额尔古纳市引进世界500强企业雀巢公司以来,奶价长时间偏低,奶农因利益得不到保护而不断上访。尽管奶农与雀巢分公司、市政府经历了长时间“博弈”,但是奶价仍然呈现大起大落。发生在当地一个奶牛村的故事,给人许多启示。

政府招来“洋凤凰” 奶农养牛却赔钱

黑山头镇梁西村是额尔古纳市的一个奶牛养殖村,全村370多户农民90%都靠饲养奶牛为生。2005年,额尔古纳市招商引资引进雀巢公司,收购当地梅鹿乳业公司,成立呼伦贝尔市雀巢有限公司,但是,对于梁西村农民,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了龙头企业的日子却越过越艰难。

据农民反映,2007年5月以前,雀巢分公司收购奶价每公斤最高1.8元,奶价赶不上矿泉水,最低时奶价只有1.3元,比周边市场平均低4至5毛钱。

奶价偏低造成农民养殖奶牛不挣钱甚至赔钱。农民李永江说,1998年开始养奶牛,雀巢分公司入驻之前共有20头奶牛,奶牛平均日产奶达到3吨,但是两年来仍然不挣钱。尤其是2006年,一斤料得九毛五,可一斤奶才六毛五,养的越多越赔钱。

奶贱伤农,农民开始大量卖牛。2006年冬天至2007年上半年,梁西村卖牛三分之一。奶农高兆蒙将自己的60头奶牛全部处理。

奶农自发行动卖牛奶 政府出手干预保企业

对于低奶价,农民多次反映,但是政府却迟迟没有实质性的行动。额尔古纳市副市长董仕民说,政府进行了多次协调,由于雀巢分公司没有形成符合市场规律的价格响应机制,造成奶价偏低。

2007年5月,额尔古纳市的部分奶农成立奶业合作社,从呼伦贝尔市政府所在地海拉尔区引进草原春、北雪两家乳品企业收奶,额尔古纳市的奶价从每公斤1.3元升至3元左右。雀巢分公司最低每天只收到20吨奶,造成严重亏员,不得不提高收购价,并一度达到3元以上。

然而,2007年底,额尔古纳市政府认定两家“外来户”存在“无证经营,偷税漏税、掺杂使假”的违法收奶行为,认为“他们不对鲜奶卫生质量进行检测,致使向其交售鲜奶的奶户放松了严格的挤奶操作规程,额尔古纳市斥巨资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苦心培育的鲜奶卫生质量体系遭到了严重践踏,使全市鲜奶卫生质量遭到重创”。

董仕民说,呼伦贝尔市政府划定额尔古纳地区属雀巢分公司的收奶范围,但一些外来乳品企业打价格战,扰乱市场秩序,这种短期行为最终损害农民利益。他说,雀巢分公司认为自己是当地正式注册企业,又照章纳税,而外地的收奶车不纳税,也不办经营执照,提请政府来整顿和规范市场。

很快,额尔古纳市关闭外来收奶企业的奶站,严禁牛奶外运,农民必须将牛奶交到雀巢分公司。为此,梁西村和其他地方的几百农民到政府院内请愿,但政府不予答复,反而认定两家企业煽动农民闹事。

是规范市场还是地方保护?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草原春等企业高价收购牛奶的行为,并不排除抢奶源的嫌疑,但是政府的行为也让人费解。

董仕民介绍整顿和规范奶源市场的情况时说:“来收奶的主要是二道贩子,从农民手中收奶,对奶质也无要求,在政府的整顿下,他们已低头认错。”但是记者从市物价工商局参与行动的工作人员了解到,他们只扣了一辆收奶车,后来没做处理就放还。

草原春乳制品公司奶源部经理何铁林说:“额尔古纳市政府的行为很令人费解,我们到当地收奶时,卫生、工商都向我们收费,我们正常交费,收了半年之久,2008年初突然就不让我们进入了。”

据梁西村奶农民反映,当地政府四去堵卡,不让外来的奶车进入,并将农民自发送往海拉尔的奶车倒掉。农民愤怒之下,曾经租14台松花江小面包,护送10吨奶冲卡送至海拉尔。

梁西村农民李继和说,政府部门的说法是,农民跨旗县运送牛奶等动物产品,要经过检疫,没有检疫的不能外运。然而,我们请检疫部门的来检疫,他们却不派人来。

记者从呼伦贝尔市农牧业局、农牧业产业化办公室了解到,呼伦贝尔市对市内的乳品企业没有明确划定收奶范围,政府不对奶源市场进行干预。而产业化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确定合理的收奶半径,不能变成保护一家企业的垄断行为,额尔古纳市的做法其实是一种地方保护行为。

合理的定价机制如何建立

经过一场博弈,雀巢分公司奶价偏低的问题基本解决。董仕民说,现在雀巢严格遵循“必须随行就市,必须以质论价,必须有竞争力”的原则,奶价基本达到呼伦贝尔市的平均水平。从今年几个月的数据看,雀巢分公司的收购价确实达到甚至高于平均水平,然而,奶价背后奶农的实际利益损失并没有得到解决。

据梁西村的农民反映,雀巢分公司收奶时经常压级压价,克扣农民。比如按亚甲蓝检测将牛奶品质分四等,每等差价0.8元,不是一等奶就要扣一星期奶资的30%,一个月采样四至六次,有一次不合格就不是一等奶。

高兆蒙说,雀巢分公司不在奶源基地建设上投资,奶站卫生条件很差,但却高价强行推销盛奶的铝合金桶,化验奶样抽取分量一次就达四两,这些都白白攫取农民的利益。

部分奶农认为,即使价格提高,农民也难以得到真正的实惠,企业处于优势地位,而当地政府过分注重保护企业的利益,保护政府的税收,忽视了农民利益的保护。

谁来保护农民利益

近日,当地农民给记者打来电话说,雀巢分公司的奶价已经从年初的每公斤3元多降至2.25元。王学金说:“我们不管雀巢分公司的奶价有没有达到呼伦贝尔市的平均水平,我们关心的是农民的利益能不能得到保护。”

去年,国务院下发的《国务院关于促进奶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强调,要形成合理的原料奶定价机制,“地方人民政府要加强对原料奶收购价格的指导,防止奶价过低损害奶农利益。建立原料奶质量第三方检测制度,逐步实现原料奶收购的优质优价。”

然而,今年以来,全国乳制品价格不断上涨,而原奶的收购价却像坐上了过山车,大起大落。对梁西村农民来说,他们始终不明白,市长和市场,究意靠谁来保护自己的利益?

农民李继和说,今年饲草料涨价,奶价只有达到3元左右,奶农才能盈利,再降就要赔钱。“夏天来了,草料可以自给,养奶牛还可以维持,但秋冬算账,肯定是要赔钱。”

玉石床垫作用朱江

五金常识为什么永磁变频空压机受市场欢迎中山

中国制造重型加工机床完成世界首秀德兴

洗衣机上半年销额增80市场多亮点创新许秋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