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80后未婚小伙做调解工作被称为独宝宝-【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7 12:05:20 阅读: 来源:水箱厂家

80后未婚小伙做调解工作 被称为独宝宝!

城市在线新闻网讯 在鼓楼区湖南路街道云南路社区,有这么一个大学生社工。自己还没结婚呢,人家夫妻吵架他却要当 中间人 ;在家从来没管过柴米油盐的事,工作忙的却都是婆婆妈妈的活 但他在这个被社区工作人员笑称为 独宝宝 ,现在的调解工作那可是干得有声有色。

社区分配他做调解员

2009年袁炜大学毕业时,正赶上南京招聘大学生社工,由于所学专业是劳动保障,跟社工还算 沾亲带故 ,袁炜没有多想就报了名。录取后,袁炜被分配到鼓楼区湖南路街道云南路社区。当时社区的一个老调解员即将退休,社区决定让袁炜 顶上 。这个决定别说其他人了,连袁炜自己都觉得有些意外,在他看来,调解员一定得有社会阅历,起码35岁以上。

袁炜可是我们社区所有社工中,唯一的男孩。 云南路社区副主任殷丽江笑着说,当时让袁炜接任调解员,最主要的目的是让他锻炼锻炼,但袁炜到底能否胜任,到底能不能干下来,大伙心里也有点 抖呵 。尤其调解夫妻家庭矛盾的时候,这个还没有结婚的小伙子话还没说脸就先红了。

为做好调解当起 侦探

虽说社区日常调解多是化粪池满溢,楼上楼下漏水这样的琐碎事,但想成功调解也不容易,有时还得用上 侦探法 。比如有次一户楼下的居民到社区投诉楼上漏水,楼下说责任在楼上,楼上却坚称跟自己家没关系。此前楼下的住户与楼上交涉了多次,每次都因为没有证据而不了了之。看着满是水印的墙壁,已经发霉的壁橱,楼下的住户别提多窝火了。

袁炜接到反映后,楼上楼下先 侦查 了一番,最终确定还是跟楼上住户洗衣机的排水管道有关,但如何让楼上的住户承认呢?他想到了做实验。楼上开洗衣机放水,楼下看墙壁上有没有水印渗出,结果这么一实验,楼上没有话讲了。按说双方谈好赔偿,袁炜就算大功告成了。可细心的他还找来水电工,对楼上住户的下水管道进行疏通,原本已经闹僵的邻居,因为袁炜的调解,关系缓和了不少。

居民当他的 后援团

别看现在袁炜的调解工作干得有声有色,刚开始的时候由于没有社会阅历,他总感觉进不了 状态 。别说他自己了,不少居民一看来调解的是个小伙子,虽然嘴上没有说出来,但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却是怀疑和顾虑。俗话说得好,日久见人心。袁炜对工作的热情,社工们看在眼里,居民们更是记在心上,慢慢地,这个年轻的小伙子竟然有了一个 后援团 。 后援团 会告诉他矛盾双方的背景,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讲,有的时候还帮着他一起上门做工作。

社区里有户人家,婆媳关系比较紧张,儿媳希望和婆婆分开来生活,也愿意承担婆婆的房租和生活开支,但婆婆就是不愿意。在袁炜上岗前,婆媳俩就已经闹了1年多,袁炜上班后就开始接手处理这个矛盾。社区居民张阿姨就是袁炜 后援团 成员之一,她不仅主动向袁炜介绍这家人的矛盾背景,还帮着一起劝说。最终婆婆回到老家生活,一直紧张的婆媳关系这才缓和下来。

他干调解很有成就感

现在袁炜每个月有2000多元的收入,但除去房租、伙食,也结余不了什么钱,但干调解工作却让他乐在其中, 每调解成功一次,都很有成就感。 虽然干调解工作时间不长,但袁炜已经很有心得, 干调解一定要找到双方矛盾的焦点。 话是这么说,但吃 闭门羹 也是家常便饭,袁炜倒是一点不生气, 可能人家在气头上,而且我们跟着投诉人一起上门,另一方肯定感觉像是兴师问罪,心里也不舒服。 遇到这种情况,袁炜就缓个一两天单独上门,情形就完全不一样了。

在社区副主任殷丽江的眼里,袁炜不仅踏实,而且非常能吃苦。在全国公共文明指数测评前,楼道内堆放的水泥板、大石块等重物,他都一个人搬下来,衣服干了湿,湿了干,全是盐渍,他也只是笑笑。去年人口普查,他负责的区域大多人户分离或是出租房,为了不漏户、不漏人,他早晨 堵 ,晚上等。做调解,更是没有准点,误了饭点他就吃两块饼干泡碗方便面, 如果这份工作我能干好,今后做什么工作都不会差。

襄阳甲醛检测治理

玉米抛光机

北京绿植出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