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法治理想离我们如此近

发布时间:2020-07-13 17:51:03 阅读: 来源:水箱厂家

“希望中央更重视企业法治工作,完善国有企业改革的相关配套制度,加快推进企业法律顾问制度建设。”近日,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总法律顾问李朝晖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要求普遍建立法律顾问制度,四中全会又将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作为会议主题。企业法律人从未觉得离法治理想如此接近。

在企业干了近30年法律工作的李朝晖认为,法治不应仅是企业外部力量的推动,更应是企业自身的内在需求。

“只有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国有企业真正成为市场的主体,法治才会成为企业自身的内在需求,法治才会成为企业改革发展生生不息的动力。”李朝晖说。

法律顾问开始创造价值

“国资委成立之后,企业法律工作可以说是一年一个台阶。”中国铁建(601186,股吧)股份公司法律合规部部长王甲国告诉记者。

按照国资委的央企法制工作三个“三年目标计划”的要求,中国铁建法律专职人员已从168人增加至900多人,34家子企业全部设立总法律顾问。

在风险最为集中的项目部,中国铁建普遍建立了法律联络员制度。一万多个项目部,设立了四千多人的法律联络员,以随时控制项目中的风险,随着这项工作的推进,法律工作人员数量还在增加。

不仅在中国铁建,采访中,不少企业总法律顾问也有这样的体会:10年来,正是国资委的强力推动,连续实施三个法制工作“三年目标计划”,企业法律顾问制度才会在组织体系、业务领域、工作机制上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在管理体系上,中央企业普遍建立较为完善的法律顾问制度,113家中央企业集团层面全面建立了总法律顾问制度并设置了法律事务机构,初步建立起了“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法律风险防范链条。

“十年前,要人要机构、抱怨领导不重视,是当时法律顾问们坐在一起热议的话题,但如今已经很少。”一位总法律顾问说。

在决策上,中央企业普遍实现了决策事项未经法律审核“领导不签字、议题不上会、单位不用印、上级不受理”,企业依法经营管理的水平明显提高。

“企业领导人员开始注重用法治理念和法治思维解决处理问题。”另一家企业总法律顾问告诉记者,企业每年都会常规化地举办领导人员法律管理研讨班,“决策必问法、违法不决策”的理念在下属各级企业普遍树立。

“我们企业曾经因为为子企业担保,账户被冻结,企业领导面对法院的执行非常不满,问‘都是国家的,你为什么要查封我?’”这位总法律顾问说,“随着企业领导法律意识的提升,这样的情况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随着组织管理体系的建立,法律顾问发挥的作用也有了本质变化。“以前是有了案件才会想起法律人员,事后“救火”,现在法律人员对于风险的把控已经嵌入流程、融入业务,并开始创造价值。”一位总法律顾问说,“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但知易行难,国有企业的各项改革发展都要有个过程,需要顶层设计。”

呼吁尽快制定法律顾问条例

按照国资委的统计,目前仅中央企业的法律顾问队伍人数就已经超过两万人,虽然国资委制定了《国有企业法律顾问管理办法》,但是不少企业总法律顾问认为,企业法律顾问的地位、职责和作用等,需要更高层次的立法来明确,建议制定《法律顾问条例》。

据悉,对于机关、企事业单位的法律顾问不同的作用,社会上仍有不同的认识。

就在不久前,中国航空油料集团公司总法律顾问徐永建还碰到别人问他:“你们法律顾问平时在公司上班吗?”

他说,社会上对企业法律顾问的了解较少,学术界在论及法律职业共同体时,也鲜少提及企业法律人。事实上,企业法律顾问作为企业内部人,发挥着外部律师无法替代的作用。

一方面,公司法律顾问在为公司提供法律意见建议、办理法律事务时,自身利益与公司利益完全一致,与外部律师相比,更加忠诚于公司的长远根本利益。

另一方面,公司在经营管理中法律风险无处不在,公司法律顾问必须贴近公司业务一线,提供全天候法律服务。与此同时,企业法律顾问提供的法律服务还必须紧紧围绕公司的发展战略、生产经营、改革发展实际,以法律风险事先预防、事中控制为主,更加接地气。相比较而言,外部律师以法律风险事后救济和短期专项服务为主。

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总法律顾问制度开始试点,企业法律顾问从“边缘人”逐渐到站在舞台中央为企业改革发展保驾护航,走过的正是一条从事后救济到事先防范的路,个中艰难和辛酸外人无法体会。

但是企业法律顾问多年来的实践、探索并没有得到更多的认可,企业法律顾问作为一个独立的职业群体并没有纳入国家统一的司法管理体系,总法律顾问们建议从立法上予以完善。

期待总法进班子推动依法治企

尽管目前已经有超过半数的中央企业开展了规范董事会建设,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初步建立,但是毋庸讳言,企业离“世界一流”仍有不少差距。

在采访中,企业总法律顾问们普遍希望企业领导层更重视企业法律工作,提高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问题的能力,而不是用行政手段和行政思维处理问题。

而要推动企业法制工作,大家认为首先要推动总法律顾问进班子。“总法律顾问不进班子,重大决策无法从源头控制风险,保证依法决策就无从谈起。”

据此前中国政法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在100家被调查企业中,总法律顾问享有重大决策投票权的,仅占39%;绝大多数企业的专职总法律顾问没有进入企业领导班子。

调查称:“与跨国公司相比,中国企业的总法律顾问地位偏低,中国企业对法律风险防范的重视程度不足。”

一位总法律顾问表示,总法律顾问制度建设是企业法制工作的核心内容。总法律顾问是企业法制工作的领军人。目前,对于企业总法律顾问的任职条件、职级待遇等有待进一步明确。

许多建议参照国际大公司的实践,参照财政部推行总会计师的做法,明确企业总法律顾问为企业高级管理人员,应当进领导班子和企业的董事会、监事会。

而要进一步推动企业法制建设,不少总法律顾问认为还要推动法律工作与所有的经营管理活动的深度融合,确保所有决策合法合规。此外,在法律顾问的人员和机构配置上,也要强化法律思维,不断完善企业内部法律工作体系。

此外,在法律顾问职业队伍建设和管理上,徐永建建议尽快成立全国企业法律顾问协会,加强内部培训交流,同时将法律顾问职业技术等级纳入社会职称体系,并打通法律职业共同体之间交流转换的执业通道。

最近,企业法律顾问执业资格取消,但不少企业总法律顾问认为企业法律顾问的职业化、专业化方向应当坚持,希望企业法律顾问职业水平的等级认证能尽快予以明确。

还有的企业总法律顾问建议,根据企业的资产、人员和专业特性等,参照国际公司的普遍作法,明确至少应配置的公司法律顾问的人数比例。

加快国企改革配套制度建设

十年来,在国资委的大力推动下,中央企业依法决策、依法治企能力发生了明显变化。十年之后呢?国有企业改革进入深水区和攻坚区,国资委作为出资人,对于企业监管的边界在哪里?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明确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要更好地发挥企业的法律顾问作用,我认为关键还是要使国有企业真正成为市场主体。”李朝晖表示。

她说:“阿里巴巴高级合伙人中有三个是法律专业背景。在上市和公司运营中发挥重要作用。若企业真正成为市场主体,不需要别人强调,企业自然会重视企业法制工作,企业职业经理人自然会想到利用法律工具,规避风险。”

她认为,企业法制工作更需要内生的推动力。一方面要完善国有企业改革相关的配套制度,比如建立国有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加快产权改革、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建立追责制度等。另一方面,要减少政府对企业的干预。

政府的监管边界在哪里?徐永建认为需要仔细梳理。比如薪酬问题,他认为社会上对此有所非议的核心是我国企业的干部人事制度与企业竞争的实际情况不适应,企业领导人员既是职业经理人,又是行政干部,存在双重身份和不同要求,若没有相关配套制度的完善,薪酬改革后仍然会造成新的不公平。

“企业的市场化程度决定了企业对法律的需求,决定了企业法律顾问制度的作用发挥。”一位总法律顾问表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期待着企业法律顾问的企业法治梦早日实现。”(记者 辛红)

张家口工服设计

台州职业装定做

丽水工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