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操纵议题赢取曝光 台湾学运分子成职业抗议家”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7:28:50 阅读: 来源:水箱厂家

操纵议题赢取曝光 台湾学运分子成职业抗议家”

3月24日,在台北,当局试图用水枪将示威者驱散。法新社

原标题:操纵议题赢取曝光 台湾学运分子成“职业抗议家”

《国际先驱导报》 记者查文晔发自北京

3月25日,台北。一场持续一周的“学生运动”终于出现缓和迹象。

这场风波始于3月18日。当晚,数百名学生高喊“服贸协议、实质审查”的口号,强行冲入台立法机构并占据“议场”,随后与当局僵持。

一周后,台湾当局领导人幕僚机构发言人李佳霏表示,马英九愿意在不预设任何前提下,邀请“占领”台立法机构的学生代表就两岸服务贸易协议议题对话,倾听学生意见。

不过,尽管事态正逐渐平息,但在一个仍有些寒冷的初春,一场以“理性、和平、非暴力”为旗号的社会运动,最后却饱含非理性与暴力,这不得不引发人们对台湾“街头政治”的警醒与反思。

屡次冲撞警察和公务人员

连日来,占领“立法院”、冲击“行政院”新闻霸占着岛内媒体的头条位置,舆论很好奇到底这些学生是什么来头,于是,几名频繁亮相的运动领袖进入了媒体的视野。尤其是被誉为学运“一文一武”两员大将的陈为廷与林飞帆,更是成为不少人心中的台湾社会运动新世代的代表。

陈为廷,23岁,新竹清华大学社会学所学生,出生苗栗,父母双亡,由舅舅养大。2012年,陈为廷返乡参与工运,声援罢工的华隆纺织公司员工,此后便成为社运积极分子。

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则属去年9月大埔事件,拆迁户张森文落水死亡,苗栗县长刘政鸿到张家上香,陈为廷在混乱中拿鞋砸中刘头部,隔天在社交媒体上自承是丢鞋者,立刻成为媒体焦点。不少人对陈表示反感,清大就常收到骂陈为廷的信及电话,社运团体中也有人质疑陈把自己“英雄化”,但陈依旧我行我素。

林飞帆,25岁,台湾大学政治研究所学生。2008年就读成功大学二年级时参与野草莓学运,在自由广场静坐抗议当局修改《游行集会法》。此后返校组织“成大零贰社”,成为“社运长征军”。目前身兼ECFA(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编者注)学生监督联盟召集人、两岸协议监督联盟世代正义小组成员、黑色岛国青年阵线、反媒体巨兽青年联盟召集人等。

林飞帆曾屡次冲撞警察和公务人员,还被苗栗地检署以“伤害罪”提起公诉。

有岛内媒体分析称,林飞帆、陈为廷等“学运领袖”,都不是单纯在学校读书的学生,而是入校后就不断上街头抗争,成为“街头运动常客”、“职业抗议家”,他们也都是民进党的外围分子。陈为廷担任过蔡英文杨长镇苗栗联合竞选总部青年后援会会长,林飞帆也是蔡英文宜兰竞选总部的青年军。此次占据“立法院”与“行政院”,苏贞昌、蔡英文等绿营天王纷纷到场声援,双方关系可见一斑。

把参加抗议后拍照当做“流行”

撇开有着“街头运动常客”政治色彩的学运领袖,客观来看此次抗议活动,确实吸引了不少青年学生与民众,甚至出现全台串联,南部学生北上支援等行动。为什么这么多年轻人参与其中?

《联合报》23日刊登了台大学生简韵真的投书,很能代表运动中年轻人的思想。文中说:“没经过戒严的我们,生来就有言论自由。我们读过孙中山、野百合学运成功推动国会改选、看过红衫军逼阿扁下台,然后我们被当权者告知这些人有担当,为台湾争民主。”

除了意识形态,社会矛盾、经济不景也是刺激青年上街的重要原因。台湾作家张铁志说,新世纪成长的台湾青年面对的是社会贫富差距的严重扩大,以及低薪资的青年贫穷化。此外,台湾进入“后民主转型”期,上个世代的政治偶像都已崩坏,主要政党无力解决不断恶化的社会经济问题。加上网络时代的来临,自媒体、社交软件的流行,都为新型社会运动的诞生提供了温床。

值得一提的是,青年人的网络文化是凝聚成员、推进运动的重要因素。有学生坦言,从小在网络世界得到第一手资讯,没人看报纸电视,对主流媒体不会全盘接受,“毕竟Google的世界更大”。抗议现场人人有手机可拍照、录影写新闻,在脸谱(Facebook)第一时间转贴现场消息。学生进占“立法院”的当晚,消息已经被网友翻译成超过31种语言放上网。

“立法院”被占7天来,不少学生不时拍照上传至脸谱,告知朋友自己到现场“打卡”(意为“报到”)。一名从现场撤出的年轻人说,如果不去现场“打卡”,会觉得跟不上“流行”,在朋友间“很没面子”。还有女性抗议者冲入“行政院”接待室后,大摆各种造型自拍,与印有“行政院”字样的茶杯合影,上传至“脸谱”炫耀。

明争暗斗的“小政客”

1990年的“野百合学运”被舆论封为近20年来台湾街头政治的典范。那次“学运”,成功迫使国民党当局进行大幅政治改革,废除《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召开“国是会议”。当年的现场总指挥之一、现任台湾世新大学副教授的陈信行却对学运有自己的理解。

作为“学运”的老前辈,陈信行直言不讳,称自己很讨厌当年“学运”领袖“小政客”的做派。被他点名的有林佳龙、罗文嘉、马永成等人。“他们就是爱摆知识分子救世的调调出来,非常在意在大大小小的学运团体里争风头,花脑筋明争暗斗。”

进入21世纪,随着台湾二次政党轮替的完成,纯粹政治议题的大规模街头抗争已不多见。而经济、法律、社会、环保议题逐渐成为街头政治的焦点,社会运动一词也因为涵盖面更广逐渐流行开来。此次“反服贸”抗议凸显了台湾近年来社会运动的如下特点:以学生为主导,网络为连接,不打政党旗号,打着所谓民主人权与社会正义的旗号,以“和平、非暴力”为口号,但最终结果几乎都走向暴力冲突。

台大学生简韵真坦言,这次“反服贸”抗议的规模之所以会这么大,是因为学生有经验了。这两三年文林苑、大埔事件、旺中并购、洪仲秋案、反核等等,让“学运”“历练”,更多学生愿意走上街头追求社会正义。这几件社运大事中,文林苑、大埔事件由政府拆迁引发,旺旺中时并购涉及“反媒体垄断”,洪仲秋案由国军司法不公而起,反核则是环保议题。很多社运骨干都是这几大事件的积极参与者,聚集群众、操纵议题、赢取曝光等技巧也在“实战”中逐步“成熟”。

一边高喊民主一边暴力冲撞

不过,尽管参与运动的学生们摆出为民请命的姿态,但台湾社会还是不乏理性的声音,对抗议者藐视法治、扰乱社会的行为予以批判与质疑。

脸谱上一位台湾网友“KS Liao”发文说:“当府院官员包容你们时,你们依然我行我素;当社会百姓在规劝你们时,你们依然义愤填膺;我们在你们眼里,看不到一个学生应有的清纯;我们在你们身上,看不到应有的修养;你们眼里充满了杀气,你们身上充满了怨气,你们要当民主的斗士,你们要做民族的烈士。请记住,民主的斗士是要付出代价的,民族的烈士是要随时就义的。无知的怒、占、抢、砸、打、偷是要绳之以法的!社会的容忍是有限的,对你们的宽宏不是永远的。”

文字工作者方正义投书媒体称,社会运动沦落到现在,经常几倍几倍的虚报人数,制作一面之词的“懒人包”,集体攻击独立思考的人,就是因为有太多人可以利用当小卒。还有人以为自己可以利用“社运”,到后来下不了车。台湾就这样民主阵痛了快30年,现在还在阵痛没完。

《联合报》24日载文指出,学生们背后有社运人士、大学教授及校长、律师为后盾,让他们挑战公权力。一边高举民主、诉求和平,一边却暴力冲撞、藐视法治;这样的抗争方式,已经愈来愈危险。

该报刊登了新北市林姓大学生投书《学运变调如何收场》。文中说,示威学生23日晚的行为让原先的诉求失焦,正当性更显不足。抗争若无止尽的扩大,不合理诉求无限上纲,大规模冲突势在必行,若导致流血冲突,社会陷入动荡与不安,并非民众乐见。

《中国时报》24日也发表社论指出,“立法”本来就是要协商的,也本来就是该服从多数的。如果少数党抵制不成就霸占主席台,甚至放任学生霸占整个议场,还宣称这叫做“公民参与”,与他们对话只准接受他们的答案,别的选项一概不谈,试问对那些真正在纳税的民众,能怎么想呢?社论呼吁参与抗议活动的学子们不妨沉淀下来,冷静研究一下服贸协议到底是怎么回事,别再把歪曲论述当真理。

豪猪养殖

美女性感图片大全

手工旗袍裙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