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日投资智利铜矿结局大相径庭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1:46:35 阅读: 来源:水箱厂家

中日投资智利铜矿结局大相径庭

智利国家铜业拟收购英美资源49%的股份。全球最大的产铜商智利国家铜业公司董事长乔弗雷日前表示,该公司已行使期权,收购英美资源集团在智利南部49%的股权,总价在60亿美元左右。而在智利国家铜业公司和英美资源集团的背后,分别活跃着日本企业三井物产和三菱商事的身影。

2012年6月26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抵达智利,对智利进行友好访问。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铜矿进口国,而智利是世界上最大的铜矿出口国。温家宝此次访问,势必给中国对智利铜矿的投资吹起一阵暖风。虽然中国是智利最大的贸易国,但令人遗憾的是,中国在智利铜矿投资少得可怜。2011年,智利直接吸引外国投资达176亿美元,而来自中国的投资仅有980万美元。然而,同为铜矿进口大国的日本,在三井物产等六大综合商社的带领下,在智利铜矿有着大笔的投资,掌握了大量的矿源。

五矿入股智利铜矿,以失败告终

我国是一个铜矿十分贫瘠的国家,自给率不到40%。铜矿来源主要依赖于智利、秘鲁、蒙古等国的出口。其中,智利一直是中国最大的铜矿供应国。

2010年7月15日,智利铜委会发布的《1990至2009年铜及其他矿业统计年鉴》显示,来自中国的需求使智利这一全球主要铜出口国受益匪浅。根据智利方面统计,中国对铜矿的需求占全球总需求的40%,同时也是智利铜矿的主要出口市场,消化了其铜矿总出口的33%。除大型国有矿业公司大量向亚洲出口矿产品外,智利私有矿业企业60%的出口也面向亚洲,其中30%面向中国市场。

诚然,以中国五矿为代表的中国企业,也曾希望参与到智利铜矿的开发,保证中国铜矿的供应。早在2004年,中国最大的铜矿进口商中国五矿集团公司就与智利国家铜业公司开始探讨项目合作的可能。紧接着,在当年11月,五矿与智利国家铜业公司签署了《联合开发智利铜资源谅解备忘录》,拟与智铜组建一家合资公司,共同开发智利的铜资源。

经过大半年的磋商,五矿与智利国家铜业公司的谈判终于开花结果。2005年5月31日,中国五矿、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与智利国家铜业公司正式签署了《联合开发智利铜资源项目协议》,中国五矿与智利国家铜业公司将要成立合资公司,长期向中国五矿出口铜矿,首期投资5.5亿美元。

2006年2月22日,中国五矿集团公司、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与智利国家铜业公司联合开发智利铜资源项目融资及合资协议签字仪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此次协议的签署,意味着五矿投资智利铜矿从设想变成现实。智利国家铜业公司将在今后15年内,通过合资公司向中国五矿集团公司控股的五矿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提供83.625万吨金属铜。显然,这对中国铜矿供应保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令人欣喜的远不止此,中国五矿还拥有优先认购智利国家铜业公司新开发的加维(GABY)铜矿25%的股权,并参加加维铜矿24%股权的竞标。加维铜矿为露天铜矿,已探明的铜矿储量为5.41亿吨,含铜量为0.44%。根据开采计划,该铜矿将在2008年建成投产,每年可生产阴极铜15万吨。如若参股成功,中国五矿的投资额也将陡增至20亿美元,这对于中国企业“走出去”以及保障铜的供应稳定,无疑又是一重大利好。

可是,正当五矿欢欣鼓舞的时候,一场针对五矿入股加维铜矿的“风雨”随即而来。2007年4月,智利国家铜业公司内部出现争议,董事会的两名劳工代表对合同表示强烈反对。后来在2008年4月11日,一场针对五矿的更大的“暴风雨”又来临了:智利铜业联合会以罢工为威胁,反对中国五矿集团入股该矿。

迫于形势,2008年9月,五矿不得不表示,将无限期搁置优先收购智利铜业公司铜矿股权,并暂停该协议下的权利与义务。一个月后,10月23日,智利国家铜业公司首席执行官阿雷利亚诺声称,该公司决定不出售旗下的加维铜矿,已经与中国五矿集团公司一致同意取消并无限期搁置中国五矿集团收购加维铜矿少数股份的购置权。这也意味着,五矿收购智利加维铜矿股权计划以失败告终。

为何五矿入股加维铜矿招致“满城风雨”呢?事实上,中国虽为智利铜矿的最大买家,但在智利铜矿投资极少,远不及日本、巴西、墨西哥等国。而与跨国矿业公司必和必拓在智利铜业的投资相比,五矿更是相差甚远。其实,入股失败的主要原因应归咎于时机。当时智利各界对于智利国家铜业公司私有化的讨论正处于白热化状态,但智利铜工业联合会坚决抵制智利铜矿业私有化,并担心加维铜矿股权的转让会导致公司私有化的闸门开启得更大。

三井、三菱两头下注

2011年10月12日,当时智利国家铜业公司缺乏收购英美资源南方铜业公司的股权,三井物产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向智利国家铜业提供最高67.5亿美元的贷款,帮助智利国家铜业公司获得英美资源南方铜业公司49%的股权。作为回报,后者将在今年起10年内每年向三井物产出售3万吨阴极铜。值得注意的是,智利铜业公司还可通过将所获得股份的一半转让给三井物产来偿还部分贷款。

智利国家铜业公司收购的对象英美资源南方公司,隶属于英美资源集团,在智利拥有多座矿山资源以及冶炼厂,其在2002年从埃克森美孚公司买下了智利中部地区的LosBronces铜矿。此外,这家公司还拥有 ElSoldado铜矿和Chagres铜冶炼厂。2011年,该公司年产铜约为26万吨,预计到2012年将增至44万吨,相当于五矿收购加维铜矿的2倍~3倍。若此项交易能够成功,可使智利国家铜业的年产量提高10%。

然而,当智利国家铜矿联手三井物产出手收购英美资源南方公司时,遭遇到英美资源公司的强力阻击。2011年11月9日,英美资源集团突然宣布以53.9亿美元(约合4200亿日元)的价格向三菱财团的三菱商事出售南方公司24.5%的股权,以阻止智利国家铜业公司行使全部期权。该项交易创造了日本企业在铜矿山权益方面的最大投资额。三菱商事发言人武井秀对此表示:“由于英美资源南方公司营运的铜矿具有价格竞争力,营运也已步上轨道,这对我们来说是项良好投资。”

不料,英美资源集团此举使得智利国家铜业公司大为恼火。智利国家铜业公司在出售的当日发表声明表示,坚决维护其收购英美资源南方公司的铜矿资产49%股份的选择权,将控告英美资源并要求其撤销与三菱签署的合同。然而,对于智利铜业的声明,英美资源集团发言人则表示,根据该公司与智利政府签署的协议,智利国家铜业公司目前只能收购24.5%的英美资源南方公司的铜矿资产。

由于双方互不相让,最终对簿公堂。2011年1月,智利国家铜业公司以“该交易为‘预防性’出售,目的为碍其行使全部期权购买49%的股权,属于违法行为”为由,正式将英美资源集团诉诸公堂,要求后者根据双方期权合约,向其转让英美资源南方公司49%的股权。根据今年5月30日智利《金融日报》关于纠纷最新的进展,双方有可能达成和解,智利国家铜业公司可能会接受以英美集团在其他国家的矿山作为置换。

尽管这一股权纠纷结果尚未可知,但躲在此次纷争背后的三井、三菱无疑是这场纷争的最大赢家。三井物产与三菱商事通过两头下注,无论是智利国家铜业公司还是英美资源公司赢得这场股权纠纷,日本都将有机会获得英美资源南方公司的股权,从而扩大在智利铜矿的投资。

步步为营的丸红

与三菱、三井相比,富士财团的丸红(综合商社)在智利的投资方式更值得中国企业学习。丸红并没有选择智利国家铜矿或英美资源等国际矿业巨头作为合作的对象,而是与智利民营铜业公司安托法加斯塔矿业公司结为战略合作伙伴,从而逐步渗透到智利铜矿业,并通过后者掌握了大量矿源。当然,在收购的过程中,离不开日本国有机构JOGMEC(石油天然气资源金属矿机构)以及日本瑞穗实业银行(隶属富士财团)的支持。

2008年4月24日,为了引入战略合作伙伴,丸红与安托法加斯塔集团达成协议,将以13.1亿美元现金购入后者旗下Esperanza和ElTesoro铜矿项目各30%的股份。此外,协议还包括,丸红今后还将承担Esperanza铜矿项目开采费用共计19亿美元中6亿美元的资金。这两座铜矿位于智利北部SierraGorda地区,为安托法加斯塔矿业公司重点开发区域,铜矿资源估计高达30亿吨。

Esperanza铜矿项目可开采储量预计超过19亿吨,其中包括年产量70万吨的铜精矿以及年产量9万吨的电解铜。丸红还拥有30%的认购权份额,相当于日本精铜矿总额的5%左右。该项目计划的实施,对于保证今后日本铜矿供应有着重大意义。为了保证该项目的顺利平稳进行,丸红将努力与日本国际协力银行、日本JOGMEC保持良好的沟通协商关系,以获得资金支持。

众所周知,铜矿的开采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2009年5月15日,丸红与安托法加斯塔矿业公司就正在开发的Esperanza铜矿山的开发费用,签订了总额达10.5亿美元的项目融资合同。该项目融资由日本国家协力银行、加拿大出口发展公司、德国复兴信贷银行等银团联合组成,其中民间银团所组成的辛迪加,包括瑞穗实业银行、三菱东京UFJ银行、三井住友银行、荷兰ING银行、法国Calyon银行、西班牙Santander银行、法国Natixis银行等。

2009年8月31日,在日本国有机构JOGMEC的担保下,丸红顺利从日本国家协力银行以及日本三大商业银行(三井住友银行、三菱UFJ银行和瑞穗实业银行)为该项目融资6.5亿美元。其中,同属富士财团的主办银行瑞穗实业银行成为丸红得力的助手,不仅为该项目提供贷款,还担任此次融资的财务顾问。日本金融机构的慷慨相助,不仅帮助丸红减轻了投资风险,同时也保证了铜矿项目的顺利实施。2011年1月27日,该铜矿第一批5000吨精铜矿由丸红运到日本炼铜厂,表明此次投资终于换来了丰厚的回报。

为了进一步扩大在智利铜矿的开采权益,2010年8月24日,丸红与好伙伴安托法加斯塔矿业公司又一次达成协议,由双方合资的EITesoro铜业公司出资3.5亿美元收购安托法加斯塔矿业公司旗下的美丽都(Mirador)铜矿项目。该项目可开采铜储量为3300万吨,并且与EITesoro项目位于同一地区,这也极大方便了今后的开采。丸红通过此次合作,又一次为保证日本铜矿供应“添砖加瓦”,同时也增加了在铜矿开采的盈利。

日本国有机构JOGMEC在丸红智利铜矿的“征途”中不仅扮演着银行家的角色,同时担当着战略盟友的角色。2011年4月13日,丸红与该机构达成共识,签署了转让JOGMEC在智利第Ⅱ州Aisurada矿区的铜矿资源勘探权的协议。事实上,此前日本JOGMEC与英美资源集团一直在该地区共同勘探,在这一地区发现铜资源的可能性越来越大。然而就在“瓜熟蒂落”之际,JOGMEC决定通过竞标将勘探权转给丸红,这也标志着今后丸红将与英美资源一同勘探该地区,获得JOGMEC在该地区的铜矿权益。

由于有JOGMEC以及日本金融机构的强力支持,丸红也越战越勇。2011年12月15日,丸红再次与安托法加斯塔矿业公司签署合资协议,以3.5亿美元从后者获得智利北部铜矿安托克雅铜矿30%的权益,并且承担13亿美元总投资的30%。这也意味着丸红将为此次投资共出资7.4亿美元(约577亿日元)开发安托克雅铜矿。该矿山的开采储量约为6.4亿吨,虽然规模中等,但生产成本低廉,可迅速实现高收益。该铜矿将于2014年开始投产,年产约8万吨,丸红可获2.4万吨。丸红的这批铜矿不仅针对日本市场,更重要的是可满足中国等新兴市场的强劲需求。

中国未来投资之路

早在2005年,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世界头号铜生产消费大国,但中国的铜产量与国内市场需求存在较大缺口,对铜的进口依赖性极大。然而,以五矿、中铝为代表的中国矿业巨头却在海外投资中道路坎坷。现阶段,中国投资者在国外所掌握的矿源远远不能够满足中国现阶段发展的需要。由于不能够像日本综合商社那样掌握足够多的矿源,中国铜矿企业也如钢铁企业一样陷入被动,在价格上往往受制于人。

中国大型金属企业也尝试着“走出去”到海外投资铜矿,但意味着将面临更多风险。首先,中国大型铜业公司往往缺乏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及装备。据云铜、江铜、铜陵有色等国内多家大型铜业企业负责人介绍,国内许多较先进的铜冶炼技术多是从国外引进的。其次,大型铜采选冶炼装备也多是从国外进口的。第三,技术研发力量薄弱,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的深加工产品及加工关键技术装备也需引进。

更为重要的是,铜矿丰富的地区大都已被发达国家的国际铜业巨头如必和必拓、英美资源等拥有,余下的多是在欠发达国家边远地区的铜矿,矿床小,品质低,自然环境恶劣,交通设施差,开采条件差,或当地政治局势动荡不安。与此同时,海外投资(包括兼并、购买开采权、合股等)风险很大,需要“走出去”的企业有风险控制能力。但目前国内大型铜企业还难以驾驭这样的风险,这无疑给中国铜业“走出去”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那么中国铜业接下来怎么办呢?那就是选择与日本综合商社以及企业合作,通过他们强大的产业组织力,帮助中国企业获得矿源。事实上,以三井、三菱为首的综合商社凭借多年的经验,已经在海外有着大量的铜矿资源。今年3月,三井物产能源部负责人FuminobuKawashim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鉴于中国的铜需求将扩张,该公司计划在南美增加12万吨的年产能。此外,三菱财团的三菱商事、第一劝银财团的伊藤忠、住友财团的住友商事以及富士财团的丸红,在智利无不拥有着大量矿源。

事实上,日本商社在海外掌握大量矿源,不仅是为了满足本国的需求,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便是瞄准了中国这个巨大市场。2007年7月2日,三井物产金属资源本部加藤健太郎、三井物产(中国)贸易有限公司川西孝一和廖穗茹一行3人访问中国最大的铜业集团江西铜业集团,探讨双方合作的可能。同年12月,三井物产金属资源本部副本部长木下雅之一行4人再次访问江铜,又一次就寻求全方位合作的可能性进行交流和探讨。

此外,日本最大的铜冶炼厂泛太平洋铜业公司发言人在2009年5月19日表示,“由于中国年初出口的强劲,该公司从2009年1月份开始增加对中国的出口。尽管3月和4月以来中国现货市场需求放缓,但中国电缆和电线厂需求仍然旺盛。”泛太平洋铜业公司由三菱财团的日本矿业株式会社(64%)和三井财团三井金属株式会社(36%)组成,年产量高达60万吨铜,其产量的1/3左右通常用于出口。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也一直是日本最大的铜进口国,对于日本铜业的正常发展非常重要。今年6月28日,日本财务省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5月向中国出口阴极铜17014吨,较上年同期的8645吨将近翻一番;帮助日本整体精炼铜出口增加94%,至46124吨,其中包括铜坯和其他制品。

当然,中国政府也应该学习日本政府,对于中国大型铜企业“走出去”也应该给予资金以及政策上的支持。在国外建设一个铜矿项目,投资大、周期长,购买一个小型铜矿的开采权至少要几亿美元,购买中型铜矿的开采权则要几十亿美元,国内单个铜企业都拿不出这样大额的资金。此前,国内一家铜生产企业曾计划参与秘鲁南部一个年产20万吨的铜矿山的投资开发,如果参股30%,初步投资就需8亿美元,企业根本无法拿出这笔资金,事情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

美女裸体图片

美女性感照

裸美女

旗袍美女

相关阅读